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> 培训与服务 >> 研究课题
忧伤与温暖
发布时间:2014-7-14   发布人:张尚品 单位:涿州市委党校

忧伤与温暖
——迟子建《北极村童话》读后感

    《北极村童话》是著名女作家迟子建20世纪80代的成名作,我曾经在十几岁的时候读过。那时备受呵护的少年的我,虽然物质穷困,但不曾尝过世间的冷暖,总是无忧无愁的。少年的我爱读书,甚至到了捡起任何带文字东西都要读一读的程度。书里人物历经的欢喜与忧愁都曾经深深感动过我,丰富了我——乡村少年贫瘠的精神世界。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故事能像《北极村童话》一样,让我在读过二十年后,还能清晰地回忆起里面的人物和情节。甚至再读时那份对“温暖和忧伤”的感动都没有变化,在读到“姥爷”怀念逝去的“柱儿舅舅”,和“苏联老奶奶”逝世却不闭眼的情节时,仍然像二十年前一样哭的眼泪稀里哗啦的。
     因为读了《北极村童话》,我开始喜欢上迟子建的作品。迟子建因中年丧夫,后期作品写作风格变得雄浑而沉重。相较之下,早期的作品显得清新而唯美。迟子建早期作品以她幼年生活和熟悉的“北极村”的自然风光,人和事为背景,篇幅都不是很长,但语言美得令人不忍释手。这种美不是读者阅尽千帆才能领悟,而是即使只有初级文化也能体味到。
    比如在《北极村童话》中有这样的描写:“天上缀满了云,雪白雪白的。它们有的像兔子蜷在那睡觉,有的像猫在捕捉老鼠,还有的像狗、像鱼。它们自由自在地游着、飘着。天真大!它能容得下那么多的云。云多好啊,它可以睡觉,可以奔跑,可以俯身看到树木花鸟,可以仰头望见星星月亮。对了,听爸爸说,云还可以化作雨、变成雪呢!”“累极了,累极了。 我的眼前是五颜六色的小星星,它们晃啊、摇啊,红了,全是红的了,像新媳妇的盖头,像大公鸡的鸡冠;不,又是紫的了,干万颗的小豆豆。粉的、绿的、白的……最后是满眼的金色,像火星飞迸。”这些语言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敏感的少女的感受,但是那份童真可爱,甚至能够感动历经沧桑的成年人。
    在小说中,散文式的语言美是点睛之笔,能够感动读者。但用通俗易懂的话来讲清楚故事,更容易抓住读者的心。《北极村童话》能够让读者感动并铭记,在于作者对语言娴熟的运用,使故事能触动不同年龄段读者心中最柔软的地方。
    《北极村童话》中有很多通俗语言的运用,刻画出了故事人物鲜明的特点。如 “记得有一次,妈妈边刷洗石膏像,边跟邻居王姨唠嗑。我只不过说一句:‘妈妈,给洗澡,怎么不打香胰子?’回答我的是一个火辣辣的嘴巴:‘看我不把你送姥姥家!’把一个在文革中胆小慎微的妈妈形象刻画的入木三分。
    还有“有一次,我们好几个人去偷母娘娘家的黄瓜。这个臭婆娘,坏着呢。人家的小鸡进了她家园子,就用石头给砸死,煺了毛,扔进油锅。她家的黄瓜刚做钮,黄花还没落呢。我们一人装一兜,跑到小树林,吃个精光,然后再返回去,看母娘娘骂仗:“哪个杂种,偷吃了你姑奶奶的黄瓜,让他不得好死!是男的,吃饭噎死;是女的,生孩子憋死!她跺着脚,叉着腰,唾沫星子四溅。”一想到母娘娘的形象,估计就能让幼时因偷瓜摸茄子而挨过主人骂的读者会心一笑。
    《北极村童话》语言很有意思,但故事更能让人感动。
    故事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,一个叫迎灯的小姑娘被妈妈送到黑龙江边上的北极村姥姥家。在那里,虽然有姥姥、姥爷、舅舅和小姨尽力的呵护,但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还是因为缺少同龄伙伴感到孤单寂寞。她捅马蜂窝,用雨后的坑边的湿泥捏泥人,偷姥爷爱若珍宝的西瓜子做泥人的眼睛。这其中有乐趣,也惹了很多的祸,可没有改变小姑娘的孤独和寂寞,于是她交了两个在村里被孤立的“朋友”。
    一个是姥姥家名叫“傻子”的大狗,它因为咬过一次人,就被永远的拴在院子里不能出去。傻子”那么的孤单,以至于小姑娘在一个炎热的午后,用一盆凉水就征服了它,变成了它的朋友。友谊因为小姑娘的尽心维护,比如偷偷地给傻子送好吃的东西,变得越来越深。后来小姑娘因为一次发烧,半天一宿没有出屋,竟然急得傻子“一大早就刨土,挣铁链子,疯了似的”。直到小姑娘出屋门去劝慰,它才安静下来。令人伤心的是在迎灯被父母接走的那天,傻子竟然挣脱锁链,跳到江里追随坐船远去的朋友,结果被滚滚的江水吞没,用生命完成了一首忠于友谊的悲歌。
    另一个朋友是一个被村民嫌弃的“苏联老奶奶”。因为中苏断交的政治风波,老奶奶的丈夫胆小,怕受到冲击,带着傻儿子远走高飞,留下她孤孤单单的一个人,可怜到甚至中秋节都买不到月饼,只能自己做萝卜馅的。中秋节之夜,小姑娘偷偷地拿了家里供销社买来的月饼送给老奶奶,“因为买的月饼馅里有花生和芝麻。她捏了一小块,尝了好久。”
    迎灯最初因为好奇到老奶奶的黄泥抹的房子旁边一探究竟。老奶奶出来后,她虽然很害怕,还是和老奶奶说了很多话,还顺嘴说出梦里老奶奶给她做五彩项圈的事,孤独的老奶奶竟然喜得对她又抱又亲,还给她拿了很多好吃好玩的,从此两人成了秘密但亲密的朋友。
    就像小说中描述的“在我没有去奶奶家之前,通向她家的窄窄的小道,就是一具僵尸。现在,这具僵尸只有我一个人敢踩。”
    小姑娘在家里人多热闹的时候会记起老奶奶的孤单,偷偷地跑出去陪她,中秋节跟老奶奶一起赏月吃月饼,腊月二十三陪老奶奶吃素馅饺子。老奶奶给小姑娘跳舞,给她烤毛嗑(葵花籽),煮蚕豆,教她识字,还给她用粉色丝带缠石子项圈。当老奶奶因病去世的时候,小姑娘为老奶奶合上了不闭的眼睛。友谊为两个人的孤单抹上了温暖的亮色。
    整篇小说弥漫着淡淡的忧伤。小姑娘因为远离父母的孤单;姥爷因为知道舅舅去世不敢说的悲伤;姥姥因为被隐瞒不知道儿子去世的坦然;傻子因为一次过失永远失去自由的悲惨;猴姥因为被日本兵糟蹋而变邋遢的悲愤;苏联老奶奶因为国家间的政治风波失去幸福的家庭,还被村民嫌弃的悲境,无一不让读者感到忧伤。
    但忧伤不是小说的主题,温暖才是。小姑娘虽然孤单,但有父母的惦记,姥姥家所有人的无尽的爱,还有傻子和苏联老奶奶的友谊。舅舅虽然去世了,但是姥姥姥爷还有其他子女对他们的爱与照顾。小姨有了美满的婚姻。孤独的“傻子”得到了小姑娘纯真的友谊。猴姥得到了邻居的照顾,每天能到邻居家串门讲故事,还有专门为她备的卷烟纸。“苏联老奶奶”最孤单,但她有小姑娘满满的爱与惦记。村民们虽然表面对她不理不睬,但她去世后,还是把她的坟头整修一新,给她坟前摆上了整整齐齐的祭品。
    人世间因为有孤单寂寞和忧伤的存在,才更能显出友谊的温暖和珍贵。《北极村童话》像《城南旧事》一样,以一个小姑娘的视角描述了一段童年的有关忧伤和温暖的故事,虽然平淡但能打动人心,这大概就是优秀文学作品的魅力吧。

友情链接